当前位置: 首页 > 迷情药 > 迷情药媚日丑陋的一体两面

迷情药媚日丑陋的一体两面


/ 2015-08-17

多年来,一边蒙受日本殖民、和长达半世纪抗日、反日的汗青,一边用各类体例、鼓噪“”,包罗制造“国际场所”为“”发声。上月,他在东京议员会馆的谈话就贯穿戴“”阐述,如“该当完全厘清与中国延续半世纪以上的暧昧关系”,“脱节一个中国、中法律王法公法统的束缚”等。

文/陈键兴

就在两岸社会以各类形式留念抗日和平胜利及规复70周年之际,“”继上月窜访日本,颁发美化日本对台殖民以及属于日本等媚日言论后,近日又出书新书,在回忆二战的段落中婉言其兄作为日军陆战队员“为国”,他“由衷感谢感动日本人将哥哥奉祀在靖国神社”。

人们生怕都记不得这是第几回“暴露”了,他骨子里的“媚日情结”早已不是什么“心灵密语”了。“覆按”的“人生履历”,其扭曲的身份认同之源可见一斑:生于1923年,当时已在日本殖民下28年;1940年日本殖民起头奉行“皇民化活动”,少年将本人的名字改为“岩里政男”。从其晚年的涉日言论看,这位终身“擅长易容术”的老牌已撕掉伪装,“傲娇”地擦亮了本人的“日本皇民本色”。

媚日、“”是的“一体两面”,其言论遭到社会支流的峻厉。《结合报》的指出,“的,示范了很多人物的配合性格”,包罗:“思维虽有变貌,但深切骨髓”;“以机谋变诈为操作,无诚信可言”;“借壳上市,”。有也投书指出,说,“曾经朝向脱节一个中国,以及终止中法律王法公法统的道迈进”。这般的“”阐述是要通过切割“中国”,以求实现“”,是“心灵”。

历史有凭,史实。谁在,自有。热诚但愿愈加看清的和,亦期许社会有识之士愈加竭尽全力地祛除“”的“去中国化”遗毒,让“”的无所遁形。

媚日、“”:丑恶的“一体两面”

李或人曾自诩22岁以前是日本人,历来亲日、媚日,其不甘孤单地几回再三大放厥词,从“人很感激日本”,到“垂钓台是日本的”,证明其被日本殖民奴化教育成功。殖民的早已为现代社会所不容,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,竟毫无耻辱地美化殖民,其丑恶不胜的也不是什么奥秘了。在担任带领人期间,他便大举鞭策“去中国化”政策,将“”伸进文化、教育范畴,割断与的内在联合。而今,社会特别是青少年的身份认知,就是认为首的“”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